今天是:2024年02月29日 星期四

图片新闻

更多+

盛装!盛况!盛情!启航2024,科院正...

作者:江佳敏 巫莹颖 黄嘉琪 张玉婷 陈锦涛 杨灿灿 郑子轩

发布日期:2023-12-30

2468斤!师生化身“捕鱼达人”畅享“...

作者:应敏健 郑子轩 甘志远

发布日期:2023-12-28

考研正当时

作者:[全媒体记者]李圣娟

发布日期:2023-12-17

在科院 邂逅“她”

作者:[全媒体记者]李圣娟

发布日期:2023-12-14

凝心聚力 引航前行 | 学院全体行政...

作者:[全媒体记者]李圣娟

发布日期:2023-12-14

消防进校园,防患于未“燃”

作者:陈嫣雨

发布日期:2023-12-02

舌尖上的科院

作者:周佩颀 陈心怡

发布日期:2023-11-28

筑梦甬上、职引未来,寻找令人心动的...

作者:黄尧煌

发布日期:2023-11-10

帧帧精彩!科院运动会“燃”到我了!

作者:

发布日期:2023-11-04

设计艺术学院2022级全体学生下乡采风

作者:[通讯员]潘筱晨 欧阳晨晨

发布日期:2023-10-30

省媒

潮新闻:有趣又好玩|“丁立人绘画艺术研究展”在宁波尚林美术馆开展

作者:[通讯员]潘筱晨 欧阳晨晨 2023-09-26
阅读:25

与其说这是一次画展,不如说它是一段近百年探索式的艺术史。丁立人的画让人震撼,更让人思考。 

9月23日,“丁立人绘画艺术研究展”在宁大科院的尚林美术馆开展。现场展出的80多件作品,涵盖丁立人近三年新画的戏曲人物、西游记等重彩系列作品,还有油画、剪纸、拼贴、早期装置以及在上海昆虫所时画的昆虫标本文献等共计80余件作品。


微信图片_20230924141738.jpg


著名艺术家梁绍基以“朴”“拙”“真”三字高度概括丁立人作品。“他的作品让我们回到艺术的源头,看到野趣、力量,永不停息的创意,他始终像个野孩子。” 

著名艺术家赵无极曾经说,我爱丁立人,看他的画带我到祖国艺术的深处。他的作品中有敦煌壁画、民间灶头画、剪纸、传统戏剧,也有毕加索、马蒂斯、非洲木雕……




我要画心中的东西

第一眼看到丁立人的作品,会想到“好玩的老头”黄永玉,想到关良、丰子恺,想到毕加索、马蒂斯……其实丁立人就是他自己,他把民间艺术和现代艺术完美融合,形成了自己的独有的艺术样式。 


4a4233bb-9a77-4f8b-b801-687830dc201esize_w_3793_h_2844.jpg


西游记系列是丁立人最爱的内容。

从6岁画第一张画西游记开始,他已经画了将近90年。“但是现在我画得更加放松,更加自由。”

“从来没见过有人会把金箍棒画成这个样子!”在一幅令人忍俊不禁的西游记重彩中,孙悟空双手举着的如意金箍棒造型“壮硕”无比。丁立人说:“如意金箍棒重在‘如

意’,它可以看起来像面包、像葫芦,像任何你所希望的东西,只要‘如意’。”

在另一幅西游记重彩中,哮天犬一口咬住了孙猴子的尾巴,配文“哎哟,多疼啊”,丁立人说,这是孙悟空对哮天犬的逗弄,孙悟空才不怕它咬呢。

他喜欢在画上写上一两句幽默的解读,用特有的“丁式”字体,以补充画面没有表达的内容。 


微信图片_20230925122209.jpg


一幅西梁女国的妇女等候唐僧的画中,那些女性的表情生动谐趣,让人会意一笑。

而“大圣与黑犬”的画,黑犬反而被画成了红色的似犬非犬的模样。


微信图片_20230925122216.jpg


丁立人告诉记者:“我要画的不是眼睛看到的实际的东西,而是画心里的东西,脑子想象的东西。” 

这个想法贯穿了他的一生。说起童年往事,丁立人风趣地说,我还没有上学就喜欢画画,听母亲讲《西游记》的故事。觉得太妙了!太符合我的幻想,听着不过瘾,就想自己把它画出来,在6岁画下了第一幅西游记的画,也是人生的第一幅画。


微信图片_20230925122220.jpg


微信图片_20230925122230.jpg


他说:“我从小不喜欢梅兰竹菊,也不喜欢文人画。我的家人亲戚中有不少有名的画家,但我就是不想学,如果学了那一套,我的西游记就画不成了!”丁立人认为中国文人画已经很成熟了,而民间文化则像是沃土,可以孕育不同的种子。

“在我的学生之中,丁立人是特别的。我要他临中国画,他就是不临。”著名画家刘海粟曾经对丁立人做出这样的评价,从中可以了解画家丁立人的作画个性——追求艺术本体的自我表达。 




艺术就是要有趣和好玩

风趣童真,是丁立人及其绘画给人的共同印象。不管环境如何变化,他始终保持着一种“童心”与“本心”。开幕式上,93岁的他亲切地称宁大学子为小弟弟小妹妹。 

他的创作意识充满童真和梦幻,既有人间天上、生旦净丑、远山近水、市井阡陌、风车云马等烂漫形象,也有云舒霞卷、班驳陆离的色彩,构建出梦境般世界;其艺术语言更多来自智慧的发现力和想象力,并将想象与现实、虚幻与真实交织在一起,稚拙的童趣中不乏雅致的雕琢。




“他不太在意规整和秩序,甚至擅长打破常规任其发生,他绘画时可以随性做自己。”本次展览的策展人杨大伟认为,丁立人背离了所谓的艺术法则,他的画作对物体的拉伸、夸张都是率性的,内心好像一直住着一个儿童。“他汲取了很多中国传统文化里大俗的东西。大俗能够转化为大雅,那就是艺术的最高境界,丁立人先生做到了。”

“我八九岁的时候,就看了很多西方画册,因为我舅舅是在上海美专读书,他家有一个画室,书架上有很多他从上海买来的画册,那时,我就看到了印象主义、野兽派、表现主义的东西,我特别喜欢。”丁立人回忆道。

可见,丁立人非常个人化的艺术创作,并不是随随便便或漫无目的,他的创作扎根在民间工艺的土壤中,他也对西方当代艺术有自己的甄别;同时,历史地看,他独树一帜的创作也跟中国第一代留洋的画家,比如留法的林风眠、留日的关良,有诸多思考以及趣味上的关联。林风眠、关良等人早期的现代主义艺术实践力求平衡中西,并回到本土文化,追求自由,这一方向,丁立人直接承接。


6a51d563-37fc-4524-bcf7-ac7498258bf9size_w_4030_h_2961.jpg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外国美术研究室主任王端廷从中国艺术史角度谈到丁立人先生创作的价值和意义,很好地延续了林风眠创立的现代主义精神。出生于1929年的丁立人就读民国时期的中小学,后为了追随林风眠去报考了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中国美术学院前身),但因为林风眠当时不在学校教书毅然在三个月后退学。林风眠被称为中国现代美术先驱,其创立国立杭州艺专,就以西方现代主义的价值观和方法论为起点,他引进西方现代主义的精神,倡导“中西融合”艺术理想主张,“兼容并包、学术自由”的教育思想。

其实,这是一条孤独的路,但他始终坚定自己的选择。“我就像黄山的松树,贫瘠的土壤里生长。但是因为野生的状态,也就没有束缚,可以任由我自己发挥。” 




丁立人的作品,最打动人的,就是这份直接而自由的表达,不管是古人今人还是戏曲人物,还是木雕,洋溢着天真与热爱、欢喜与自在。他的作品就像他自己,自由的野生的浪漫,真正主宰自己生命情感和欲望的表达。 

梁绍基说,丁立人把敏锐的世界感知、深刻的洞察,通过冥想及创作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表达。他的色彩运用自由,充满呼吸感,松和紧、厚和薄处理恰到好处。

所以,丁立人说:“艺术就是要有趣和好玩,玩儿着才把能量全部发挥出来,而且发挥得一点也不辛苦。我觉得一个人生下来,不会玩,他就没有人生。”“当然,玩归玩,但不能是油腔滑调。画画,每一笔都能看出来一个人诚恳不诚恳,线条是生命线。艺术中,线是很重要的造型元素。我看重造型。造型第一,线第二,颜色第三,笔触第四。” 

如今已经93岁的丁立人依然思维敏捷,创意活跃,他喜欢武侠小说和南美小说,充满生命力和好奇心,依然孜孜不倦。





开幕式后还举行了丁立人艺术研讨会,来自全国的评论家展开了研讨,并给与丁立人的艺术高度评价。

本次展览到11月6日结束。

“潮新闻”